画皮

3:07 画皮MP3版免费在线听 讲故事

1、暗恋

赵亭轩是C市某大学的民间艺术学教授,三十来岁,风度翩翩。很多女学生暗恋他,晴雨也不例外。这天他破天荒地缺课,学生们都很诧异。第二节课时,他们听到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一个神秘女人用刀捅了赵亭轩刚上小学的儿子书寒很多下,然后跑掉了。

晴雨闻言很是担心,下课后便去了赵家。她敲了很久的门,赵亭轩才来开门,他浑身湿漉漉的,散发着一股怪味。

画皮

“我听说……书寒出事了,所以来看看。”晴雨小心翼翼地说道。

“只是皮外伤。”赵亭轩笑得有些不自然,“已经没事了,你看,我正在给书寒洗澡……那,不好意思请你进去啊……”

晴雨正要告辞,一个童音响起:“爸爸……你干吗呢?”晴雨看过去,别墅二楼的一扇窗户半开着,一个小小的脑袋探出来,是书寒。

晴雨笑着道别,在心里暗骂那个在班上散布消息的冒失鬼,怎么说得这么夸张?

接下来的许多天,赵亭轩都没有来学校上课。大家纷纷猜测捅书寒的女人是谁。晴雨心里有种隐隐的感觉,凶手很可能就是上次她无意中撞见的那个女人。

那次,晴雨去向赵亭轩请教课业,在别墅区外遇见了赵亭轩和一个漂亮的女孩。她正想上前打招呼,却愕然地看见女孩搂住了赵亭轩,飞快地吻了一下他的嘴唇。晴雨连忙躲到旁边的墙后,也因此听见了一段对话。

“别乱来。”赵亭轩低声道。

“怕什么啊。”女孩满不在乎地说,“你倒是说说,你什么时候跟我结婚啊……”

“别瞎说,书寒快放学回来了。”

“书寒……”女孩咕噜了一声,“你不跟我结婚是为了书寒?”

晴雨在墙后呆立了很久,然后恍恍惚惚地回了学校。 赵亭轩的妻子在一年多前出了场车祸,据说双腿受伤不便行走,只能呆在家里。虽然这样,但赵亭轩对妻子还是一如既往地爱护与珍惜,这让晴雨对赵亭轩一直尊重有加。但从那次的事件之后,晴雨就产生了怀疑:难道赵亭轩对妻子的爱都是装出来的?

2、纸偶

赵亭轩一直没来上课,晴雨心里的怀疑让她心情有些乱。她决定去一趟东阳镇,一来为自己的毕业论文做些调查研究,二来也可以让自己散散心。

东阳镇这个地方,晴雨还是从赵亭轩口中了解到的。上百年前,东阳镇的民间表演艺术十分兴旺,比如皮影戏、木偶戏。其中最令人称道的,则是纸偶戏。

纸偶戏表演形式多样:手指大小的纸偶可戴在手指顶端表演;茶杯那么高的纸偶可放在桌面上表演。纸偶越大,操控的难度就越高。现在能做真人大小的纸偶并用来进行表演的,就只有东阳镇的一个老人──夏东良。

傍晚时分,晴雨找到了位于半山腰的夏宅,上前叩门。一个身材佝偻的老人来开了门。晴雨连忙拿出自己的学生证递到老人眼前,说明来意。老人正是夏东良,他笑着点点头,示意晴雨进门。

晴雨跟着夏东良进了大厅,一下子呆住了,大厅中间摆了两排椅子,椅子上赫然坐满了人!晴雨愣了半天,才猛然反应过来,那些“人”是真人大小的纸偶。这些纸偶肤色自然、脸部五官凹凸有致,几乎和真人无异。

穿过厅堂,后面有一幢二层的老式木楼。昏暗的光线中,晴雨模模糊糊看见二楼的老式长廊里站着一个女人。

老人把晴雨带进一楼的一间房内,说道:“我女儿出嫁后这房间就一直空着,我和老伴住在二楼。我正好在做晚饭,你也没吃吧?”

晴雨不好意思地笑了。晚饭时,桌上只有夏东良和晴雨两个人。老人解释说:“老伴身体不好,上下楼困难。”

两人边吃边聊。

夏东良神秘地笑道:“最好的纸偶,脸和手这些裸露在外的部位,都是用皮做的。用最好的羊皮,细细打磨到纸一般薄,这样对着灯看过去,能看见对面的景象。”

饭后,老人端着饭菜向楼上走去。楼梯的下面还有一个通道,通向后面。夏东良向晴雨介绍道:“这后面,是我们夏家的制作坊。”

晴雨回到房间,整理完资料就上床休息。她刚有些困意,窗户上突然闪过一道灯光。晴雨一下子清醒过来,小心地下了床,走到窗边向外张望。只见一个人拿着手电筒走进了后面的房子,随后房子里亮起了昏暗的灯。

夏东良为什么半夜起来去制作坊?被强烈的好奇心驱使,晴雨悄悄穿过院落,走到有灯的那间房屋的窗前。

“来,泡个热水澡。”这是夏东良的声音。晴雨将窗户轻轻拉开一条缝,只见房间十分精致,中间放着个热气腾腾的木盆,盆里坐着一个女人,只露出头在水面上。水色淡红,还有阵阵的药味。

夏东良站在盆边,帮女人理了理头发,轻声说:“你先泡一会儿,我去制作坊,有事你喊我。”说着离开了房间。不一会儿,右手边的一间房里,灯亮了起来。

晴雨连忙挪到那边窗下。只见房中放着长条的工作台,墙上挂满了木雕的面具模。夏东良拿起一张似纸又不是纸的东西,蒙在一个木雕面具模上,然后拿起手边的刀和剪子,在上面细细地修着,最后用一种胶状的液体,慢慢涂到蒙着木雕面具模的皮上。

忙完后,夏东良又回到了先前的房间。女人已经泡完了澡,穿着宽大的白色睡袍,坐在梳妆台前。

“来,我帮你描眉。”夏东良的声音温柔极了。女人侧过身,夏东良一手扶着她的肩,一手拿着眉笔,在女人脸上细细地画了起来。

“好了,你看看漂亮不?”夏东良放下眉笔,扶着女人转过身,面对着镜子。就在那一瞬间,女人忽然像被打开了气门的充气娃娃一样,开始慢慢地瘪了下去!先是脸慢慢地扭曲,接着是身体软软地往下倒,最终,只剩下了一层皮。

“唉!”夏东良长叹了一口气。

晴雨一惊,踩到了地上放着的竹子,发出了极细的一声“吧嗒”。夏东良猛地回过头来。晴雨连忙缩下去,藏在墙下的材料堆中。

“东良……”一个低低的女声响了起来,是夏东良的老伴在喊他。

夏东良熄了房间的灯走出来,一边走一边说:“哎,来了……”

第二天吃过早饭,夏东良带晴雨参观了制作坊,一个纸偶吸引了晴雨的视线。那分明就是昨晚她在铜镜中看见的女人!

“那个……”晴雨指着那个女偶问夏东良,“不是纸的吧?”

“呵呵,那个是我新近的试验,用全皮制作、更逼真的偶。等我制作完成,再加上衣物,就会感觉和真人一样了!”

原来是这样,晴雨松了口气。看来昨晚泡水只是制作工艺中的一道。夏东良应该是工作时太过投入,才把自己制作的纸偶当作了说话的对象。

晴雨吃过中饭就离开了老宅,回到东阳镇,在各色木偶、泥偶、面偶店里流连。

昨天指点晴雨去找夏东良的老板见到晴雨,笑眯眯地问:“昨晚住在夏宅?没吓着吧?那些……逼真的纸偶啊,不吓人吗?”

“唉……”晴雨不好意思起来,“真的差点吓着,夏老师做了个皮偶,和真人似的……”

老板忽然神秘地笑了起来:“姑娘你是外来客,大概不知道,夏家最绝的手艺,还不是做纸偶……”

说到这里,老板却又顿住了,向晴雨推销起他店里的面偶来。

3.杀人

晴雨深夜才回到学校,走到宿舍区的路口时,忽然看见那个和赵亭轩暖昧的女生正匆匆往外走。

她这么晚往哪去?晴雨疑心顿生,偷偷跟了上去。女生径直走到了赵亭轩家的门外。

晴雨躲在暗处,见那女生轻敲了几下门,门不一会儿就开了,女生闪了进去,门随即就被关上了。

晴雨连忙从暗处出来,跑到门口,正好听见赵亭轩和女生的争吵声。

“捅书寒的是你?”赵亭轩的声音里明显压抑着愤怒。

“是啊,那又怎么样?你儿子死了,我可以和你结婚生儿子啊,只要你喜欢,生多少都行!”晴雨觉得这女生着了魔了。

“哼,书寒没有死,你也不用奢望我会和你结婚!”赵亭轩拒绝。

“没有死?”女生冷笑起来,“我在他肚子上捅了五刀,五刀!血流了一地,我是摸着他身体冷了才走的,我确定他当时就死了!”
“你这个黑心的女人!”

“哦……我明白了,是我错了……”女生有些歇斯底里起来,“我不该把他的尸体留给你的。你也是那样做的吧,和你妻子一样?”

晴雨听得有些迷惑。

“你不和我结婚,我明天就去向警察投案,让他们来你家找书寒的尸体……”女生得意地笑起来,“你的秘密很快就会人尽皆知了!”

“你……你去死!”这是赵亭轩愤怒的声音,接着是女生嗓子里发出的低沉的声音,还有挣扎声,什么东西被碰倒的声音,最后什么声音都消失了。晴雨觉得背上有些冷,赵亭轩一定是把女生杀死了。

赵亭轩到底对妻子和儿子做了什么?那么害怕被人知道?

晴雨听到赵亭轩轻声哭泣,然后离开庭院,走回屋里。良久后,房里的灯灭了。

灯熄了好一会儿,晴雨才绕到庭院墙边的树下。她爬上树,顺利地翻过围墙,进了庭院,果见女生的尸体躺在庭院中央。

晴雨站了一会儿,掏出手电筒,包在衣服里,借着昏黄的光线摸进了别墅。

二楼主卧室住的是赵亭轩夫妻,门紧紧关着。旁边的小卧室门虚掩着,那是书寒的卧室。晴雨推开书寒卧室的门,走到床边。

书寒躺在床上,但晴雨细看的时候,却赫然发现,书寒居然圆睁着双眼!晴雨差点叫出声来,但她立即捂住了嘴。书寒的眼睛一直睁着,连眨也没有眨过。晴雨用电筒照向书寒,恐惧瞬间爬遍了她全身每一个毛孔。

床上的书寒,根本不是一个活人!而是一个充气的皮偶!晴雨可以确定,这个皮偶全是用人皮做的。可能就是用书寒自己的皮!恐怕那天晴雨来的时候远远看见的书寒,就已经是一具人皮偶了!

晴雨吓得连电筒都掉在了床上。就在这时,她忽然听见赵亭轩的嘶喊声:“晓雅,你不要走!不要走!”接着是开门的声音,很快,赵亭轩出现在了书寒的卧室门口,泪流满面地喊着:“书寒,不要跟妈妈走,留在爸爸这里……”

卧室的灯被赵亭轩按亮了。

晴雨看见书寒的人皮偶脸上忽然出现了一个怪异的表情,似乎在跟晴雨挤眼睛,嘴角也露出一个诡异的微笑。然后人皮偶的脸慢慢地塌了下去,渐渐地,整个身体都开始往里塌陷,到最后只剩下了一层皮──书寒的人皮。

赵亭轩奔到床前,不停地哭泣,不停地喊着妻子和儿子的名字,还用手细细地抚摸着书寒的人皮。

不知道过了多久,赵亭轩终于停止了哭泣。此时天已经微亮了,赵亭轩忽然拿出手机,递给了晴雨:“晴雨,报案吧。”

4.巫术

赵亭轩向警察交代了整件事情的过程。

十几年前,赵亭轩还是学生时,到东阳镇做民间艺术调查研究,邂逅了夏东良的女儿夏晓雅,陷入爱河。两人结婚后,赵亭轩从夏东良那里学会了做纸偶。

夏东良的老伴在夏晓雅才几岁时就去世了,夏东良制成了和妻子一模一样的人皮偶,视人皮偶为活着的妻子。夏家不仅是制作纸偶的名家,也是表演纸偶戏的名家。夏家人会腹语,更擅长用腹语模仿他人说活,这就是晴雨在夏家听见的,夏东良“老伴”的声音。也是晴雨在赵家门外听见的“书寒”喊爸爸的声音。

一年前,赵亭轩的妻子夏晓雅在车祸中丧生。赵亭轩把夏晓雅的尸体运了回来,制成了人皮偶,并用腹语模仿妻子说话,他让自己,甚至让别人,都觉得妻子还活着。

而赵亭轩这个秘密,无意中被一个叫苏暖的女生发现了。

苏暖一直暗恋着赵亭轩,她有个亲戚正是去年夏晓雅车祸住院时的医生,苏暖看见了夏晓雅的死亡通知书,发现了赵亭轩的秘密,于是她以揭发赵亭轩把夏晓雅制成人皮偶为要挟,让赵亭轩娶她。1、暗恋

赵亭轩是C市某大学的民间艺术学教授,三十来岁,风度翩翩。很多女学生暗恋他,晴雨也不例外。这天他破天荒地缺课,学生们都很诧异。第二节课时,他们听到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一个神秘女人用刀捅了赵亭轩刚上小学的儿子书寒很多下,然后跑掉了。

晴雨闻言很是担心,下课后便去了赵家。她敲了很久的门,赵亭轩才来开门,他浑身湿漉漉的,散发着一股怪味。

“我听说……书寒出事了,所以来看看。”晴雨小心翼翼地说道。

“只是皮外伤。”赵亭轩笑得有些不自然,“已经没事了,你看,我正在给书寒洗澡……那,不好意思请你进去啊……”

晴雨正要告辞,一个童音响起:“爸爸……你干吗呢?”晴雨看过去,别墅二楼的一扇窗户半开着,一个小小的脑袋探出来,是书寒。

晴雨笑着道别,在心里暗骂那个在班上散布消息的冒失鬼,怎么说得这么夸张?

接下来的许多天,赵亭轩都没有来学校上课。大家纷纷猜测捅书寒的女人是谁。晴雨心里有种隐隐的感觉,凶手很可能就是上次她无意中撞见的那个女人。

那次,晴雨去向赵亭轩请教课业,在别墅区外遇见了赵亭轩和一个漂亮的女孩。她正想上前打招呼,却愕然地看见女孩搂住了赵亭轩,飞快地吻了一下他的嘴唇。晴雨连忙躲到旁边的墙后,也因此听见了一段对话。

“别乱来。”赵亭轩低声道。

“怕什么啊。”女孩满不在乎地说,“你倒是说说,你什么时候跟我结婚啊……”

“别瞎说,书寒快放学回来了。”

“书寒……”女孩咕噜了一声,“你不跟我结婚是为了书寒?”

晴雨在墙后呆立了很久,然后恍恍惚惚地回了学校。 赵亭轩的妻子在一年多前出了场车祸,据说双腿受伤不便行走,只能呆在家里。虽然这样,但赵亭轩对妻子还是一如既往地爱护与珍惜,这让晴雨对赵亭轩一直尊重有加。但从那次的事件之后,晴雨就产生了怀疑:难道赵亭轩对妻子的爱都是装出来的?

2、纸偶

赵亭轩一直没来上课,晴雨心里的怀疑让她心情有些乱。她决定去一趟东阳镇,一来为自己的毕业论文做些调查研究,二来也可以让自己散散心。

东阳镇这个地方,晴雨还是从赵亭轩口中了解到的。上百年前,东阳镇的民间表演艺术十分兴旺,比如皮影戏、木偶戏。其中最令人称道的,则是纸偶戏。

纸偶戏表演形式多样:手指大小的纸偶可戴在手指顶端表演;茶杯那么高的纸偶可放在桌面上表演。纸偶越大,操控的难度就越高。现在能做真人大小的纸偶并用来进行表演的,就只有东阳镇的一个老人──夏东良。

傍晚时分,晴雨找到了位于半山腰的夏宅,上前叩门。一个身材佝偻的老人来开了门。晴雨连忙拿出自己的学生证递到老人眼前,说明来意。老人正是夏东良,他笑着点点头,示意晴雨进门。

晴雨跟着夏东良进了大厅,一下子呆住了,大厅中间摆了两排椅子,椅子上赫然坐满了人!晴雨愣了半天,才猛然反应过来,那些“人”是真人大小的纸偶。这些纸偶肤色自然、脸部五官凹凸有致,几乎和真人无异。

穿过厅堂,后面有一幢二层的老式木楼。昏暗的光线中,晴雨模模糊糊看见二楼的老式长廊里站着一个女人。

老人把晴雨带进一楼的一间房内,说道:“我女儿出嫁后这房间就一直空着,我和老伴住在二楼。我正好在做晚饭,你也没吃吧?”

晴雨不好意思地笑了。晚饭时,桌上只有夏东良和晴雨两个人。老人解释说:“老伴身体不好,上下楼困难。”

两人边吃边聊。

夏东良神秘地笑道:“最好的纸偶,脸和手这些裸露在外的部位,都是用皮做的。用最好的羊皮,细细打磨到纸一般薄,这样对着灯看过去,能看见对面的景象。”

饭后,老人端着饭菜向楼上走去。楼梯的下面还有一个通道,通向后面。夏东良向晴雨介绍道:“这后面,是我们夏家的制作坊。”

晴雨回到房间,整理完资料就上床休息。她刚有些困意,窗户上突然闪过一道灯光。晴雨一下子清醒过来,小心地下了床,走到窗边向外张望。只见一个人拿着手电筒走进了后面的房子,随后房子里亮起了昏暗的灯。

夏东良为什么半夜起来去制作坊?被强烈的好奇心驱使,晴雨悄悄穿过院落,走到有灯的那间房屋的窗前。

“来,泡个热水澡。”这是夏东良的声音。晴雨将窗户轻轻拉开一条缝,只见房间十分精致,中间放着个热气腾腾的木盆,盆里坐着一个女人,只露出头在水面上。水色淡红,还有阵阵的药味。

夏东良站在盆边,帮女人理了理头发,轻声说:“你先泡一会儿,我去制作坊,有事你喊我。”说着离开了房间。不一会儿,右手边的一间房里,灯亮了起来。

晴雨连忙挪到那边窗下。只见房中放着长条的工作台,墙上挂满了木雕的面具模。夏东良拿起一张似纸又不是纸的东西,蒙在一个木雕面具模上,然后拿起手边的刀和剪子,在上面细细地修着,最后用一种胶状的液体,慢慢涂到蒙着木雕面具模的皮上。

忙完后,夏东良又回到了先前的房间。女人已经泡完了澡,穿着宽大的白色睡袍,坐在梳妆台前。

“来,我帮你描眉。”夏东良的声音温柔极了。女人侧过身,夏东良一手扶着她的肩,一手拿着眉笔,在女人脸上细细地画了起来。

“好了,你看看漂亮不?”夏东良放下眉笔,扶着女人转过身,面对着镜子。就在那一瞬间,女人忽然像被打开了气门的充气娃娃一样,开始慢慢地瘪了下去!先是脸慢慢地扭曲,接着是身体软软地往下倒,最终,只剩下了一层皮。

“唉!”夏东良长叹了一口气。

晴雨一惊,踩到了地上放着的竹子,发出了极细的一声“吧嗒”。夏东良猛地回过头来。晴雨连忙缩下去,藏在墙下的材料堆中。

“东良……”一个低低的女声响了起来,是夏东良的老伴在喊他。

夏东良熄了房间的灯走出来,一边走一边说:“哎,来了……”

第二天吃过早饭,夏东良带晴雨参观了制作坊,一个纸偶吸引了晴雨的视线。那分明就是昨晚她在铜镜中看见的女人!

“那个……”晴雨指着那个女偶问夏东良,“不是纸的吧?”

“呵呵,那个是我新近的试验,用全皮制作、更逼真的偶。等我制作完成,再加上衣物,就会感觉和真人一样了!”

原来是这样,晴雨松了口气。看来昨晚泡水只是制作工艺中的一道。夏东良应该是工作时太过投入,才把自己制作的纸偶当作了说话的对象。

晴雨吃过中饭就离开了老宅,回到东阳镇,在各色木偶、泥偶、面偶店里流连。

昨天指点晴雨去找夏东良的老板见到晴雨,笑眯眯地问:“昨晚住在夏宅?没吓着吧?那些……逼真的纸偶啊,不吓人吗?”

“唉……”晴雨不好意思起来,“真的差点吓着,夏老师做了个皮偶,和真人似的……”

老板忽然神秘地笑了起来:“姑娘你是外来客,大概不知道,夏家最绝的手艺,还不是做纸偶……”

说到这里,老板却又顿住了,向晴雨推销起他店里的面偶来。

3.杀人

晴雨深夜才回到学校,走到宿舍区的路口时,忽然看见那个和赵亭轩暖昧的女生正匆匆往外走。

她这么晚往哪去?晴雨疑心顿生,偷偷跟了上去。女生径直走到了赵亭轩家的门外。

晴雨躲在暗处,见那女生轻敲了几下门,门不一会儿就开了,女生闪了进去,门随即就被关上了。

晴雨连忙从暗处出来,跑到门口,正好听见赵亭轩和女生的争吵声。

“捅书寒的是你?”赵亭轩的声音里明显压抑着愤怒。

“是啊,那又怎么样?你儿子死了,我可以和你结婚生儿子啊,只要你喜欢,生多少都行!”晴雨觉得这女生着了魔了。

“哼,书寒没有死,你也不用奢望我会和你结婚!”赵亭轩拒绝。

“没有死?”女生冷笑起来,“我在他肚子上捅了五刀,五刀!血流了一地,我是摸着他身体冷了才走的,我确定他当时就死了!”
“你这个黑心的女人!”

“哦……我明白了,是我错了……”女生有些歇斯底里起来,“我不该把他的尸体留给你的。你也是那样做的吧,和你妻子一样?”

晴雨听得有些迷惑。

“你不和我结婚,我明天就去向警察投案,让他们来你家找书寒的尸体……”女生得意地笑起来,“你的秘密很快就会人尽皆知了!”

“你……你去死!”这是赵亭轩愤怒的声音,接着是女生嗓子里发出的低沉的声音,还有挣扎声,什么东西被碰倒的声音,最后什么声音都消失了。晴雨觉得背上有些冷,赵亭轩一定是把女生杀死了。

赵亭轩到底对妻子和儿子做了什么?那么害怕被人知道?

晴雨听到赵亭轩轻声哭泣,然后离开庭院,走回屋里。良久后,房里的灯灭了。

灯熄了好一会儿,晴雨才绕到庭院墙边的树下。她爬上树,顺利地翻过围墙,进了庭院,果见女生的尸体躺在庭院中央。

晴雨站了一会儿,掏出手电筒,包在衣服里,借着昏黄的光线摸进了别墅。

二楼主卧室住的是赵亭轩夫妻,门紧紧关着。旁边的小卧室门虚掩着,那是书寒的卧室。晴雨推开书寒卧室的门,走到床边。

书寒躺在床上,但晴雨细看的时候,却赫然发现,书寒居然圆睁着双眼!晴雨差点叫出声来,但她立即捂住了嘴。书寒的眼睛一直睁着,连眨也没有眨过。晴雨用电筒照向书寒,恐惧瞬间爬遍了她全身每一个毛孔。

床上的书寒,根本不是一个活人!而是一个充气的皮偶!晴雨可以确定,这个皮偶全是用人皮做的。可能就是用书寒自己的皮!恐怕那天晴雨来的时候远远看见的书寒,就已经是一具人皮偶了!

晴雨吓得连电筒都掉在了床上。就在这时,她忽然听见赵亭轩的嘶喊声:“晓雅,你不要走!不要走!”接着是开门的声音,很快,赵亭轩出现在了书寒的卧室门口,泪流满面地喊着:“书寒,不要跟妈妈走,留在爸爸这里……”

卧室的灯被赵亭轩按亮了。

晴雨看见书寒的人皮偶脸上忽然出现了一个怪异的表情,似乎在跟晴雨挤眼睛,嘴角也露出一个诡异的微笑。然后人皮偶的脸慢慢地塌了下去,渐渐地,整个身体都开始往里塌陷,到最后只剩下了一层皮──书寒的人皮。

赵亭轩奔到床前,不停地哭泣,不停地喊着妻子和儿子的名字,还用手细细地抚摸着书寒的人皮。

不知道过了多久,赵亭轩终于停止了哭泣。此时天已经微亮了,赵亭轩忽然拿出手机,递给了晴雨:“晴雨,报案吧。”

4.巫术

赵亭轩向警察交代了整件事情的过程。

十几年前,赵亭轩还是学生时,到东阳镇做民间艺术调查研究,邂逅了夏东良的女儿夏晓雅,陷入爱河。两人结婚后,赵亭轩从夏东良那里学会了做纸偶。

夏东良的老伴在夏晓雅才几岁时就去世了,夏东良制成了和妻子一模一样的人皮偶,视人皮偶为活着的妻子。夏家不仅是制作纸偶的名家,也是表演纸偶戏的名家。夏家人会腹语,更擅长用腹语模仿他人说活,这就是晴雨在夏家听见的,夏东良“老伴”的声音。也是晴雨在赵家门外听见的“书寒”喊爸爸的声音。

一年前,赵亭轩的妻子夏晓雅在车祸中丧生。赵亭轩把夏晓雅的尸体运了回来,制成了人皮偶,并用腹语模仿妻子说话,他让自己,甚至让别人,都觉得妻子还活着。

而赵亭轩这个秘密,无意中被一个叫苏暖的女生发现了。

苏暖一直暗恋着赵亭轩,她有个亲戚正是去年夏晓雅车祸住院时的医生,苏暖看见了夏晓雅的死亡通知书,发现了赵亭轩的秘密,于是她以揭发赵亭轩把夏晓雅制成人皮偶为要挟,让赵亭轩娶她。

晴雨那天听见的对话,其实是苏暖在要挟赵亭轩,苏暖误以为赵亭轩不肯娶她是因为书寒,就找了个机会杀了书寒。那里地处偏僻,又只有一个眼花耳背的目击证人,苏暖由此暂时逃脱了法律的制裁。

书寒的死对赵亭轩打击很大,他猜到是苏暖做的,却又没有证据。终于,他决定约苏暖去他家,杀死她给儿子报仇。

经鉴定,赵亭轩患有精神分裂症,而他杀死苏暖时是发病期,不具备完全民事行为能力,因此只是被强制送进了精神病院。

赵亭轩将家里的钥匙都交给了晴雨。晴雨按照赵亭轩的意志,将他妻子和儿子的人皮收存在箱子里。

毕业后,晴雨选择留在了本市。

在被强制送进精神病院一年后,赵亭轩被查出已到了癌症晚期,但他拒绝治疗。

晴雨得知消息后连忙赶去探望。

“晴雨,我得了癌症,就快死了。”赵亭轩似乎并没有把癌症看作很可怕的事情,他的眼睛闪着光辉,看了看外面的看护,压低了声音问晴雨,“晴雨,你相信死去的人还可以以另一种形式生活在这世界上吗?”

“什么?”

“我告诉你,是真的……”赵亭轩神秘地微笑,“夏家人除了会做纸偶,还懂得一种巫术,把人的灵魂封印在纸偶内……”

晴雨呆了,她看着赵亭轩,他的眼睛闪亮,完全不像是个精神病人。

“相信我,你一定要相信我,我快死了,而夏东良有办法让我继续活在这个世界上!”赵亭轩伸手抚摸了下晴雨额边的秀发,“晓雅和书寒的灵魂,本来已经被封在了人皮偶内,但由于我杀了苏暖,沾上了血气,巫术失效,他们的灵魂离开了人皮偶……但是,夏东良有办法把他们找回来的。晴雨,我求你帮帮我,我已经写下了遗嘱,把别墅和我所有的存款都赠送给你。求你带上晓雅和书寒的人皮,去东阳镇,找夏东良!”

“找夏东良?”

“对!”赵亭轩塞给晴雨一封信,“我就快要死了,我死后,夏东良也会把我的灵魂封印,让我继续留在这个世界上,这样,我和晓雅、书寒,就能一家团聚了……”

晴雨离开病房后,泪水才从眼睛里慢慢溢了出来。她爱赵亭轩,为了赵亭轩,她要带上晓雅和书寒的人皮,再去一趟东阳镇!

晴雨那天听见的对话,其实是苏暖在要挟赵亭轩,苏暖误以为赵亭轩不肯娶她是因为书寒,就找了个机会杀了书寒。那里地处偏僻,又只有一个眼花耳背的目击证人,苏暖由此暂时逃脱了法律的制裁。

书寒的死对赵亭轩打击很大,他猜到是苏暖做的,却又没有证据。终于,他决定约苏暖去他家,杀死她给儿子报仇。

经鉴定,赵亭轩患有精神分裂症,而他杀死苏暖时是发病期,不具备完全民事行为能力,因此只是被强制送进了精神病院。

赵亭轩将家里的钥匙都交给了晴雨。晴雨按照赵亭轩的意志,将他妻子和儿子的人皮收存在箱子里。

毕业后,晴雨选择留在了本市。

在被强制送进精神病院一年后,赵亭轩被查出已到了癌症晚期,但他拒绝治疗。

晴雨得知消息后连忙赶去探望。

“晴雨,我得了癌症,就快死了。”赵亭轩似乎并没有把癌症看作很可怕的事情,他的眼睛闪着光辉,看了看外面的看护,压低了声音问晴雨,“晴雨,你相信死去的人还可以以另一种形式生活在这世界上吗?”

“什么?”

“我告诉你,是真的……”赵亭轩神秘地微笑,“夏家人除了会做纸偶,还懂得一种巫术,把人的灵魂封印在纸偶内……”

晴雨呆了,她看着赵亭轩,他的眼睛闪亮,完全不像是个精神病人。

“相信我,你一定要相信我,我快死了,而夏东良有办法让我继续活在这个世界上!”赵亭轩伸手抚摸了下晴雨额边的秀发,“晓雅和书寒的灵魂,本来已经被封在了人皮偶内,但由于我杀了苏暖,沾上了血气,巫术失效,他们的灵魂离开了人皮偶……但是,夏东良有办法把他们找回来的。晴雨,我求你帮帮我,我已经写下了遗嘱,把别墅和我所有的存款都赠送给你。求你带上晓雅和书寒的人皮,去东阳镇,找夏东良!”

“找夏东良?”

“对!”赵亭轩塞给晴雨一封信,“我就快要死了,我死后,夏东良也会把我的灵魂封印,让我继续留在这个世界上,这样,我和晓雅、书寒,就能一家团聚了……”

晴雨离开病房后,泪水才从眼睛里慢慢溢了出来。她爱赵亭轩,为了赵亭轩,她要带上晓雅和书寒的人皮,再去一趟东阳镇!

画皮.doc
分享海报
广告位招租

画皮故事评论

广告位招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