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鬼故事-蓝蛇

3:07 短篇鬼故事-蓝蛇MP3版免费在线听 讲故事

阿娇一边气愤走在乡间的小路上,一边不停的用脚尖踢着地上的石子,心里都快要被刚才发生的那件事情堵的郁闷死了。
10分钟之前,作为新生代美貌与智慧并重的阿娇第一次跟心仪已久的对象表白,却被无情的拒绝,而且还是当着众人的面前把她精心准备良久的深情告白毫无一点犹豫的拒绝了。
这说明了什么?说明自己被甩了吗?可是自己明明还没有恋爱,怎么感觉心就像被掏空了一样,喘不过气来。
阿娇随着乡间小道的延伸,一直漫无目的地行走着,直到夕阳退去了它最后的光亮,夜幕悄无声息的降临。阿娇似乎还未从愤怒中清醒过来。
脚下似乎突然冒出了一个微微发着蓝光的物体,阿娇的脑海里一下子浮现了刚才自己被当着众人的面被拒的画面,随即抬脚就是一飞,好像有什么东西随着这一脚被踢飞,伴随着一声惨叫,掉落在数米外的草丛里。
阿娇突然回过神来,吃惊的看着自己深陷黑暗中,远处的村庄如点点星光映入眼帘,耳边还响起了晚风吹在叶子上面发出的声音沙沙作响。
此刻阿娇的注意力并不是在这个上面,而是刚才随着自己一脚飞出去大叫的物体。阿娇小心翼翼的朝着伸手略见五指的草丛靠近。
草丛里窸窸窣窣的响动,里面好像有什么发着光亮的某种不明物体在蠕动,阿娇一点点的靠近,大气都不敢出。
“刷”突然从草丛里窜出一个发着微微的蓝光的男子,他裸着身子,身子的四周散发着阴阴凉气。
“啊!曝露狂啊。”阿娇准备脚底抹油,撒腿就跑,可是这周围的景象一点也没有随着改变。
低头一看,脚下被散发着盈盈绿光的光圈围住。
身后的男子慢慢的移动到了阿娇的面前,一脸随意的说:“你踢伤我,就想走?不行。”
阿娇脑子里突然冒出神经病三个大字,这男人从样貌上看去还挺正常的,可是这么一个庞然大物在自己面前怎么可能看不到,在说哪个人眼瞎了会去踢一个庞然大物,况且刚才自己并没有踢人,不过是提到了好像有发光的物体,难道…
男人看阿娇已经察觉到自己的错误,肯定的点点头:“没错,那个…”接下去的话阿娇没听到,她挣脱开脚下的束缚,她快步流星,一下子冲到百米外。
男人做扶额状,这个女人真不让人省心。太可怕了,太可怕了,阿娇边跑边叫,脑海里面不时的浮现那个半人头蛇身的人妖,不,是妖人,她不跑还有命么?
眼前的光线越发的明天,阿娇似乎看到了同伴们的身影,就差几步,脚下被物体绊倒,她想叫出声来,嘴上却被什么东西堵住,是一张脸,一张白色的人脸。
阿娇迅速后退,惊叫声刚响起,人就消失了。
围着火堆烤火的一个女生突然转过身看着身后的黑暗,旁边的一女生见状问道:“怎么了?”
“我行好像听到了阿娇的声音。”
“怎么可能,她现在正为他男神拒绝她而伤心着,让她冷静一下也好,至少能让她知道什么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下场。”全场哄笑成一片,包括被阿娇告白的男神。
如果觉得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那就发错特错了。
“啊,疼疼疼疼疼!!?”阿娇揉着从高处摔下来磕肿的脚踝处大叫。
然后看着屋里的男子喝着水,又拼命的把水吐出来,阿娇不由的感到好奇,奇怪的问道:“你在干什么?”
“漱口,因为我纯洁的灵魂在刚才被你…”男子停下了漱口的动作,手直直的指向阿娇,继续说道:“给玷污了。”
阿娇一跳三丈高,刚才自己被吻的一幕,怒火冲天,明明就是自己被这个无耻得人夺了初吻,还在这里恶人先告状。
阿娇气得跺脚,却畏惧他上身人下身蛇的躯体,咬牙切齿的挤出了两个字:“无耻。”
男人突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挪动着下身朝阿娇移动过去,炽热的气息喷在阿娇的脸上,男人那精致到零缺点的五官清晰的伏在阿娇的面前:“无耻?如果不是你,我现在已经可以幻化成人了,你说到底是谁无耻了?”
谁会知道在地上会无端端的出现一坨东西得,阿娇不服气:“那路又不是你家的,谁让你无缘无故的出现的,踢死活该。”
男子脸色一沉,冷冷说道:“好,既然你这么不服输,那就好好的呆在这里面壁思过吧。”
男人转过身,朝外头移动,尾巴用力一甩,两扇门快速的关上了。
见过男人小气的,没见过这么小肚鸡肠的男人,阿娇翻了翻白眼,把注意力放在了房里上,不过,这里是什么地方?
周围墙壁一片翠绿,自己正跌坐在石床下,除了一张简单的石头桌椅以外没有什么其它的东西。
好像在出现一道白光以后,自己就出现在这里了,被绑架了么?阿娇起身,忍痛的站起,却发现自己脚踝处肿起的地方居然好了,也不痛了。刚才脚腕的疼痛感还出现在脑海里,照那个伤看上去,不休息个十天八天是绝对好不了的,现在居然痊愈了,难以置信。不过她也没时间再在这问题上面耗着,她要赶紧回去。不然,明天下午车一回程,自己就真的扑街了。
刚才被男子的尾巴一甩就简单关上的门,阿娇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也打不开。
“放我出去啊,救命呀,死人啦。”周围一片安静,阿娇绝望的瘫坐在地上,莫非自己就要在这里孤独终老。
身后的门突然轰隆一声被打开了,那人头蛇身的男子挪动着身子进来。
似笑非笑的问:“现在到底是谁无耻了?”
“你。”阿娇想也不想的回答。
“好,很好,继续。”然后石门再一次无情的关上了。
伤尽天良啊,这男人的脑子是缺根筋么?为了谁才无耻的事情把她关在这里,她不由的趴在门上,不顾形象的乱喊:“好好好,我无耻我无耻,放我出去啊。”
可是石门这下却没有了声音,然而在门外传来了很吵杂的声音,有呼救声,有逃命声,在一下下剧烈的震感袭来,阿娇不止一次被震得连站都站不稳了,最后伴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吼叫声后,一片安静。
阿娇被震得飞出了几米远,人在床上靠垫的冲缓下,并没有一丝的伤害。
这时候,石门被打开了,一个浑身是血得男人从门口慢慢的爬进来。
阿娇大惊,上前拥其在怀里,对方的身下满是血,呼吸急促。
“你不要吓我,你怎么了?”
“你…担心我。”怀里的男子有些惊讶,却被阿娇接下来的花差点昏死过去。
“肯定担心了,你死了我怎么回去?”
男子苦笑,并对阿娇说道:“把你想要回去的地方集中精神想。”
想要回去的地方当然只有家啦。
“那么我这次,只好…再做一次无耻了。”男子淡淡一笑,用尽他全身的力气,在阿娇还没反应过来他话中的意思,嘴唇再次被堵上,有一股血腥味,阿娇张推开他,被他吻的更深。
随即一道白光大盛,把整间屋笼罩在白光中,瞬间熄灭,阿娇发现自己竟然处身自己房间内,房外还响起了母亲在跟谁交谈的声音,她回来了么?
阿娇难以置信的看着周围的一切,是她在做梦么?她一屁股坐到了床上,自己的房门被打开了,是妈妈,她朝阿娇使了使眼色,让她出去跟同学坐坐。
阿娇吃惊的看到,那个刚才浑身是血的男人身着黑色西装,一头简单短发正朝着自己微笑招手。
阿娇趁着妈妈去洗水果的功夫,凑到男子跟前说道:“你刚才不是快死了么,怎么会在这里?”
“我突然发觉你这里不错,有很强大的灵力可以让我恢复,你放心,等我恢复得差不多我就会走的。”男人并不理会阿娇的话。
“不行,我不同意。”成功被转移话题。
“什么同不同意的呀?对了,你同学说要在这里长住,我看这个行。再说了,你现在年纪也不小了,是时候该找个对象,也别费心思了,这个孩子,我看行。”
阿娇一脸抓狂,这还是自己的妈么?然后看着自己的妈妈如烟一阵的背着包裹说要去亲戚家借住的身影,她怎么觉得有点引狼入室的感觉。
“嗨,娇娇同学,以后我们就同居咯!以后请多多。”
三条黑线滑下,她的手指关节被按的啪啪直响,她一定会好!好!关!照的。
管他是人是蛇,好好痛扁一顿才是真理。

短篇鬼故事-蓝蛇.doc
分享海报
广告位招租

短篇鬼故事-蓝蛇故事评论

广告位招租